河南省淅川县丹江库区雨过天霁

2020-07-27 14:36

“涨水的时候,会给我们正常的清漂工作带来很大的困难,但水涨了,清澈甘甜的丹江水就能够很快地输送北京,听说快要通水了,你知道什么时候吗?说句实话,我们是既怕涨水,又盼涨水。”杨丰伟笑着说。

水域辽阔的丹江库区长期活跃着一支专业清漂队伍。为了保证丹江口水库水质的纯净,迎接南水北调中线全线通水,他们夜以继日地守护着一渠清水。过去的几天,持续的雨水给丹江库区清漂加大了工作量。这几艘清漂的船只一大早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他们要抢时间赶活儿。在一天的工作结束时,他们要清理完库区水面上漂浮着的杂草、杂物。

阳光开始穿透云层洒向库区,那个高高瘦瘦的老人满载而回。他把船拴在岸边,冲着我们露出憨厚的笑容。头顶上那红色的帽子上,“护水”两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
中国经济网9月22日讯(王京波 李永乐)“最怕涨水,也最盼涨水。”9月19日,河南省淅川县丹江库区雨过天霁,负责清漂工作的杨丰伟立在船头,看着涨高的丹江库区水位和远处船只上忙碌的一个个身影,颇有感触地说。

这是一支老、中、青结合的8人清漂队伍。所有的队员均来自于淅川县三川河湖治理有限公司。负责人杨丰伟戴着眼镜、模样斯文,他和队员一起劳动、生活;队员王永军是个不爱说话的年轻人,他家就住在盛湾镇上岗村,但很少回家,和其他队员一起吃、住在船上;年龄最大的单文军长期以船为家、以水为岸,老伴就住在附近香花镇街上,他偶尔会趁着去镇上买菜的工夫,和老伴见见面、唠唠知心话。在这个8人队伍中,还有一个特殊的身影,她,就是杨丰伟的妻子赵彩虹,除了和队员一起干活,有时还给队员做饭。

在库区,经常能看到她提着一只空桶来上班,晚上下班时装满一桶丹江水赶回家。家里有自来水,但孩子不爱喝,就喜欢喝库里的水。

“没有固定的休息日,你要说辛苦也称不上辛苦,夏天还好,冬天难熬,冬天库区天寒水冷,但干的就是这工作。这点苦和累又算个啥?水涨的时候会比平时工作量大一些;但话说回来,水涨也是好事,这样,水就能很快调往北京了。”赵彩虹说得很朴实,她的脸庞长期经风吹日晒,透出健康的红色。

远远地,一个身穿救生衣、戴红色帽子、高高瘦瘦的老人正举起手里的网兜打捞着水面上的漂浮物。他把网兜一下下、轻轻地甩入水中,打捞出杂物,再小心翼翼地把杂物倒进船舱,整个动作连贯熟练,一气呵成,用时尚不足半分钟。每次捞起杂物,直起腰,他都会下意识的看一眼水面,看到水面干净了,这才驾驶着船只赶往别处。

这个老人名字叫单文军,今年57岁,是这支队伍里面年龄最大的清漂工作人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