隐约感觉有人紧贴在背后一起出闸机

2020-06-12 09:27

天气开始升温,衣服越来越薄,很多女士开始担忧,地铁上“挤成照片”,难免要遭遇各种尴尬。

经检查,罗女士双眼睑钝挫伤,眼睛水肿,事发当天还有头晕恶心等症状。

她忍不住对男子质问:“几块钱而已,你为啥逃票?”男子起初有些惊愕,而后从外套内袋里拿出一叠钱在空中挥舞,怒吼:“老子不差钱,用得着逃票吗?”然后快速揣回去。

那天下午4点半,罗女士从双碑进入一号线,在高庙村下站。走出闸机刷卡的一刹那,她隐约感觉身后有人,“闸机一开一合有间隔,不应该两个人挨到一块,但当时确实感觉有人在贴我,是两人紧贴着那般近。”

3月16日下午,30岁的罗女士从地铁一号线高庙村出站,隐约感觉有人紧贴在背后一起出闸机。她以为对方是“咸猪手”,问了对方一句话后,招来一顿殴打。到底发生了什么呢?

出闸机后,男子迅速和她拉开距离,并保持着两米的距离,在她身后走上扶梯。原本她就对贴身的动作很反感,加上对方又一直跟着,罗女士突然想起来,那人可能是逃票的。

走出闸机,她扭头发现果然有一名中年男子紧跟在身后,身高约1.7米,头发半秃,穿深色外套、深棕色背心、黄色裤子。

在扶梯上,男子朝罗女士举起拳头对着她眼部打来,几拳飞来,罗女士眼冒金星,痛得叫不出来。男子随后逃走。

接到罗女士报警后,沙坪坝联芳派出所民警调取了地铁监控,一般来说,前一个乘客通过闸机门时,后一个乘客还在闸机外侧,等待关门后刷卡开门,因此两个人之间肯定有空隙,而罗女士身后确有一名男子紧贴着跟她一起出闸机,并在扶梯上对罗女士挥拳。